首页 > 热点评论 > 正文

每个人都有关注咪蒙且不被嘲笑的自由
2017-12-07 09:29:12

程贤涛

 

 

昨天朋友圈又开始新一轮的刷屏,热点是看朋友圈里有多少人关注了咪蒙。

 

显然,这一轮刷屏不是正面的。咪蒙的粉丝被定义成“低端”的,尽管大家都没有明说。转发帖中有这么一个论断,“关注她(咪蒙)的微信好友占比越多说明你人生越失败”。

不久前的所谓“低端人口”刷屏事件,起因是北京大火。当时网络上群情激愤,纷纷打抱不平。然而,事隔几日,关注“咪蒙”的用户转眼就在网络上变“低端”了,成了被嘲讽的对象。

在朋友圈亮出“关注咪蒙”的截图里,基本上有五分之一,甚至四分之一的好友在关注咪蒙的公众号。这些人都低端吗?按照线下的标准,这些人显然大多数不低端。但按照网络上的判断标准,这些人又“低端”了。

什么是低端,什么是高端?判断高低端的标准来自于哪里,又由谁来决定?为什么线下人口被驱离,群情激愤,要求人人平等。转眼到了网上,又开始划分阶层和档次?

所谓高低,线下,无非是“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脑力劳动者高端,体力劳动力低端。而线上,则是要在脑力劳动者里面,再评判出一个价值观或者智商高低出来。读不读咪蒙,是一个评判标准,接下来,不读咪蒙的读者里,是不是还要继续再分一个高低出来?确实,这个评判标准也逐步出来了,比如不读“占豪”,不读“环球”……

你在朋友圈晒着、晾着、划分着不同的价值观,来区分哪些人是“傻X”,哪些人“趣味高尚”。有一位老大哥也在帮大家划分着什么是高尚的,什么是低俗的。为了避免大家学坏,为了帮着大家树立一个高尚的价值观,老大哥还树了一道高高的墙。墙内是高尚的,墙外是充满各种低俗的。你要翻山越岭追求“低俗”,必须要用一个叫VPN的东西。

这是同一套逻辑。

追求一个统一的价值观的社会,并不是一个新鲜的事物。比如中国千年以来的大一统,比如人类社会二十世纪一系列关于共同价值观的社会实验。

而近四十年的开放中国,恰恰在证明,参差多态才是幸福的本源。每个人有不同的价值观并相互尊重,才是一个良性的社会,而不是大一统下的党同伐异。

二战,无论是纳粹还是苏联,都有过追求共同价值观的实验,有些实验可能还存在毁灭地球数亿人口的巨大风险。二战之后,对人类理解什么是“自由”的反思,最大的贡献之一来自于以赛亚·伯林。伯林提出了“积极自由”与“消极自由”的概念,所谓积极自由就是“我能够做什么”的自由,而消极自由则是“我能够免于做什么”的自由。

一个人当然是可以追求统一价值观的自由,但更重要的是在私人领域,要有免于被要求做什么的自由。在自己的私人领域,我可以有听莫扎特的自由,也有看A片的自由;我有看海德格尔的自由,也有读咪蒙的自由。也许这些都并存在一个人身上,并不新鲜。无法也不可能用一个特定价值观标准,来评判一个人的趣味和智商高低。

世界如此之大,没有任何人敢于称自己智商是世界最高的,品味是世界最高尚的。那又何必去拿自己的价值观评判别人。

又何况,这个世界唯一变动不居的,是变动不居本身。无数经典当年都被称为诲淫诲盗,低俗之极。比如《红楼梦》,还有前不久在维密秀上大出风光的裸露内衣。

尊重彼此差异,参差多态,摇曳多姿,这才是一个自由而美好社会。

所以,每个人都应当有关注“咪蒙”且不被嘲笑的自由。

相关热词搜索:咪蒙 低端人口

上一篇:马云:一顿饭局能打垮我?开玩笑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