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评论 > 正文

现金贷逃生路:大平台收缩,小平台冲量,“赚一把重回地下”
2017-11-27 10:48:35

文 | 零和

 

监管的一纸通知,让现金贷行业如陷冰窖,大劫将至。

 

网络小贷牌照价格一夜翻倍,最高已叫价到上亿元;而部分资金方强行抽贷,导致一些平台业务量骤停。

 

讽刺的是,大的平台在转型、收缩,而部分小平台,却在一夜之间提高利息、急速冲量,准备“再赚一把就重回地下”。

 

监管的大网撒下,入网的都是大鱼,而冲得最猛、搅浑水的小鱼儿门,反而从缝隙间全部逃走……

 

01 牌照暴涨

 

11月21日,《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的通知》下发之后,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互联网小贷牌照不再新增。

 

截至2017年11月22日,全国共批准了213家网络小贷牌照,含已获地方金融办批复未开业的公司。

 

这些存量牌照,监管会如何处理?

 

“有牌照的,没有开展业务的,可能会和有业务,无牌照的公司进行兼并重组。”据接近监管的知情人士称。

 

因为担心牌照被取缔或重组,很多持牌公司,动了卖牌照的想法。

 

现存牌照一夜间价格暴涨。

 

“价格从6000万到一个亿不等,目前一共有十来张牌照报出了价格。”牌照中介郭冰称。

 

有牌照出售方也想到入股方式:出让30%股份,价格6000万,间接出让了牌照的“使用权”。

 

“但实际上,是有价无市。”郭冰不得不承认,在监管靴子未落下之前,无人敢出手。

 

据知情人透露,此前,一家小贷公司准备转让牌照,结果被竞争对手举报到省金融办,牌照交易被迫搁浅。

 

枪口之下,买卖双方直接交易风险太大。

 

买家担心存量牌照有一天也会被清理,同时也担忧监管不同意转让。

 

“在下周内,监管可能就会出台文件,让无牌经营的公司在某个时间点前,暂停业务。”该知情人透露。

 

那时,真正的牌照大战才会上演。

 

02 资金抽贷

 

监管对行业产生第一波震荡,是资金方开始抽贷,行业面临釜底抽薪的危机。

 

“某城商行抽走了资金,说为了响应政策。”某现金贷公司的资金负责人包俊霞称。

 

而在此前双方签订的合同里,就有这么一条“强势条款”:资金方可以随时抽回资金

 

正在合作的70%的资金方,表示不再新增资金,只消化存量;而正在走审核流程的资金方,全部暂停,坐等政策。

 

这几乎是包俊霞预料的结果,特别是传统金融机构,他说:“他们对政策高度敏感。”

 

“可以看到一个大的方向,受到银监会监管的相关金融机构,未来可能不敢再给现金贷行业提供资金。”包俊霞称,“让国资的钱处于安全位置,不要流入消费信贷。”

 

实际上,现金贷90%以上的钱,还是来自P2P。

 

“很多P2P平台也停了资金,他们担心现金贷的监管来了后,市场动荡,可能会导致理财用户挤兑。”包俊霞称,“为了自保,P2P也在防御性收缩。”

 

而另一边,监管也正在对资金合作中的违规现象开始清理,第一刀就是P2P债转。

 

很多现金贷平台在和P2P平台合作时,为了方便,伪造了一些个人或企业借款,用债权转让的方式,再卖给理财用户。

 

某头部现金贷公司最近下线了产品。“因为他们P2P债转在其中占的比例比较大,监管盯得紧。”包俊霞称。

 

03 逾期危机

 

这波监管可能引发的最大危机,来自借款人的“集体赖账”。

 

这两天,现金贷平台的风控总监志铭时刻紧盯这还款数据,而不幸的是,逾期曲线开始抬头。

 

“在政策和媒体的助推之下,借款人会站到道德制高点,开始理直气壮不还钱。”志铭称。

 

催收人员称,现在已有部分借款人,开始拿“你们是高利贷”为理由拒绝还款。

 

“现在行业内对监管比较关注,还没有波及到行业外。”志铭认为,随着社会媒体的大范围接入,情况将没有不再乐观。

 

“不要看现金贷赚钱,如果坏账率翻倍,以前赚的钱,就要全部吐出来。”志铭称。

 

某P2P资金方透露,他们最近接到现金贷平台的通知:不再需要新的资金,因为下周开始停止放贷

 

“缩量或下线产品,就是担心逾期爆发,安全起见,先避其锋芒。”志铭称。

 

确实很多平台在缩量,很多用户反映,他们以前还款后,很快就能重新贷下钱来,而现在还回去,就贷不出来了,他们将其称为“被平台套路”了

 

无疑,行业急刹车将如涟漪般,产生连环波动。

 

因为目前共债群体较多,很多用户借钱是为了“借新还旧”,如果突然借不到钱了,会导致债务危机立即爆发,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加速行业死亡。

 

最好的方式,是缓慢刹车,让所有的用户有个过渡,而不是急刹车。”志铭称,但似乎没有人关心行业的生死,大家都力求“自保”。

 

04 转型求生

 

行业一边在焦急等待监管的尘埃落定,一边在寻找突围的出口。

 

排在行业第一的掌众金服宣布,旗下全线小额现金借款产品综合息费均降至年化36%以下。

 

而头部其他现金贷平台,也早在几个月前,谋求转型。

 

第一个出口,就是商品分期。

 

在很多场景中,可以刷信用卡,却无法提现——这样可知道钱的去处,相对更安全。

 

很多平台参照信用卡的本质,开始尝试和场景相结合。

 

某现金平台正准备上线一款产品:他们调研后发现,借款人借钱很大一部分用途,是去买游戏点卡。

 

“我们和游戏公司合作,给他们进行游戏币和游戏点卡的分期。”产品负责人何俊仪称。

 

游戏币或点卡,都是非标产品,利率和价格方面,相对来说,不再敏感。

 

商品分期还有更多想象力:虚拟商品,如旅游;标准商品,如3C等等

 

“第一利息不再突出,第二,更好控制钱的流向,不会流进黄赌毒。”何俊仪称,这可能是现金贷未来最佳的转型路径。

 

而第二个出口,就是大额现金分期。

 

如果小额、短期的“发薪日贷款”(payday loan),主要是服务底部的10%人群,而银行和传统金融机构,服务头部的30%信用卡人群。那么,中间还有60%的中部人群。

 

这才是未来最大的蓝海。

 

监管将“3000元”作为一个界限,就是为了区分小额现金贷和大额现金分期。

 

现金分期在国外,也有一个专业的名词,叫“installment loan”。

 

几乎所有的头部现金贷公司,都开始往现金分期转型。

 

“要给好的用户,一个上升通道,不然他就会流失。”何俊仪称,在现金贷用户中,有很多人随着经济状况好转,会变得越来越优质。这时候,你可以给他提供更高的贷款额,更低的利率。

 

当然,因用户群体从底部,上升到中部,风控、产品、获客都将完全不同。与其说是转型,不如说是重生。

 

而第三个出口,就是出海。

 

“大家都在组团去东南亚考察。”何俊仪称,大家几乎都将东南亚视为下一个逃生出口。

 

但是,在这一轮监管之后,大家都挤去了东南亚,蓝海变成血海,市场红利锐减。

 

头部的现金贷公司在收缩减量,寻找出口,转型逃生;而行业底部的公司,却在急速冲量,想着“捞一笔就跑,过把瘾就死”。

 

“监管出来后,很多小平台一夜之间,把利息提高,砍头息收100元的,直接变成了200元,翻了一倍。”何俊仪称。

 

而很多贷款超市,也发现很多小平台在流量上猛冲。“以前一个注册用户的价格是10块,现在直接我们涨到20多,小平台也要,他们根本不管价格。”一贷款超市的商务人员称。

 

“监管没有下来之前,猛冲一把啊。”小平台的商务负责人称,他们最近周末、晚上都在加班,领导在办公室贴了一张横幅:冲刺最后30天,从此有房有车又有钱!

 

监管下来之后,他们会如何?

 

“不会有影响啊,我们本来就是从民间高利贷涌到线上的,大不了,再重新回到地下啊。”该商务人员称,他们已做好了随时撤退的准备。

 

他们有一个“三下策略”:线下、地下、打一下算一下。

 

监管的网一撒下,真正网住的,是安分的大鱼,而搅浑水的小鱼儿门,却安然逃生……

 

他们留下一地稀泥,却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最早他们瞎搞,将行业拖到泥潭,结果是他们捞完,全身而退。”何俊仪称,好玩家为坏玩家买单,这个结果太讽刺,只会导致恶性循环。智慧监管应该是守护好玩家,惩治坏玩家

 

趣店的股票,在周五再次暴跌24%。曾经,趣店是资本的宠儿,最高股价冲到35美金。而如今,跌至12.22美金,市值蒸发75亿美金。

 

就在一个月之前,行业都认为,趣店是最大的赢家。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金融行业,哪有什么大而不倒,高楼瞬间倾覆。”何俊仪最近终于深刻体会到一句话:金融行业,真的不在乎跑得有多快,而在于跑得有多久。

相关热词搜索:现金贷逃生路

上一篇:剖析虐童事件根源:全国幼师缺口300万 选拔门槛低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