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投资收藏 > 正文

沈从文教你唐代女子服饰真相
2015-01-14 08:53:18

初唐,永泰公主墓前室壁画
 
初唐,永泰公主墓前室壁画

  大家都知道敦煌、龙门、云冈三个石窟,是中国中古以来的文化艺术的宝藏。其实还有更多的史前和中古近古的壁画出土,将来都会逐渐公之于世的。照过去的习 惯,我们多以为对汉唐文物已知道了很多;但从新出土的文物来比证,就发现我们从前知道的实在还太少。例如在文献上虽常常提及唐代妇女的服饰,但它究竟是怎 么回事,实并不明确。因为文献只有相对可靠性,不够全面。那么,现在不甚费力就能分辨出初唐(武则天时代)、盛唐(杨贵妃时代)与晚唐(崔莺莺时代)妇女 服饰基本上的不同。所以这些研究从大处说,不仅可以充实我们对于中国民族文化史的知识,从小处说,也可以帮助我们纠正对许多有名的画迹、画册在年代上的鉴 定。这也就是我虽快到八十岁,根本没想到退休的原因。我希望最少能再做十年这种研究,而且将来能有机会拿文物研究中一些专题向在座各位专家朋友请教。

章怀太子墓壁画,前甬道东壁,侍女图
 
章怀太子墓壁画,前甬道东壁,侍女图
 
章怀太子墓壁画,前甬道东壁,侍女图
 
章怀太子墓壁画,前甬道东壁,侍女图
 
章怀太子墓壁画,前甬道西壁,侍女图
 
章怀太子墓壁画,前甬道西壁,侍女图
 
章怀太子墓壁画,后室北壁,游园图
 
章怀太子墓壁画,后室北壁,游园图

  五名侍女和一宦官在园中游玩。其中二名侍女着男装,左二着男装侍女似为坐姿。左、右二名女装侍女梳单刀半翻髻,中间一女装侍女梳高髻,着袒露小襦,有"粉胸半掩疑晴雪"之美。

  (章怀太子李贤(公元654—684年)墓是唐高宗和武则天乾陵的主要陪葬墓之一,章怀太子墓壁画也是目前已发掘的唐墓中保存最为完好、内容也最为丰富的墓葬壁画之一。)

唐,黄地象树蜡染屏风,163.5cm×56.5cm,日本正仓院藏
 
唐,黄地象树蜡染屏风,163.5cm×56.5cm,日本正仓院藏

  白居易诗“黄夹缬林寒有叶”,又说“成都新夹缬”,就实物和文字联系分析,可知染缬盛行于唐代,技术也成熟于唐代。唐代丝织物加工,已使用过种种不同的复杂 技术,大致可分成两大类:第一类包括色彩复杂的文锦和两色花或本色花的绮、縠、绫、罗以及花纹突起的“剪绒”、薄如烟雾的“轻容”、“鲛绡”纱。这些丝织 物除剪绒外,其余加工方法,都是在织物提花过中一气呵成。第二类包括各种不同的“刺绣”和“贴绢”、“堆绫”、“泥金银绘画”、“染缬”等等。加工方法都 是在丝织物成品上或衣裙材料成品上,另外通过复杂手续完成的。

  唐代中等以上人家妇女的衣裙和家庭日用屏风、幛幔,多应用染缬。现存材料有重要参考价值的,应数甘肃敦煌和新疆发现品,以及日本正仓院部分藏品。从这些材料分析,得知唐代至少已有三种染缬技术普遍流行,即蜡缬、夹缬和绞缬。

《捣练图》,1860年“火烧圆明园”后被掠夺并流失海外,现藏美国波士顿博物馆
 
《捣练图》,1860年“火烧圆明园”后被掠夺并流失海外,现藏美国波士顿博物馆
 
宋,赵佶,摹张萱虢国夫人游春图卷绢本,辽宁省博物馆藏
 
宋,赵佶,摹张萱虢国夫人游春图卷绢本,辽宁省博物馆藏
 
唐,青地夹缬桌垫104cm×53.5cm日本正仓院藏唐,青地夹缬桌垫104cm×53.5cm日本正仓院藏

染缬由于技术条件限制,图案纹样和锦缎多不相同,即同一种图案,和色效果也不一样。唐代蜡染的图案式样,除实物外,在绘图中还有些线索可寻,例如宋 徽宗摹张 萱《捣练图》中有两三位妇女衣裙,就属于染缬中的蜡缬或夹缬。《虢国夫人游春图》中也有几个骑马人衣服是蜡缬,不是锦绣。史传称:开元天宝之际,杨氏一门 得宠,小器易盈,争学奢侈,贵妃用刺绣工七百人,杨氏诸姨则用金玉锦绮工达千人。记载虽容易夸张失实,但由于当时统治阶级的奢侈

相关热词搜索:真相 女子 服饰

上一篇:2015年羊年金银币市场大展望
下一篇:文物活起来啦:韩熙载夜宴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