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市杂谈 > 正文

新股何以成了崭新的“僵尸股”
2014-01-29 11:55:31

 文/ 皮海洲

  “限炒令”抓住了抑制新股暴炒的“牛鼻子”,但临时停牌制度又明显带来了较大的负面影响,容易导致中小盘股在上市首日只有“五笔交易,其他时间基本处于临时停牌状态,宛如“僵尸”一般。新股在上市首日也因此变成了崭新的“僵尸股”,全天只有五次心跳。

  伴随着新股的扎堆发行,新股上市也表现为扎堆上市。本来,新股扎堆上市是深交所为了抑制新股上市首日暴炒而安排的重要举措,但从最近新股上市首日的表现来看,新股扎堆上市对新股首日暴炒的抑制作用并不明显,新股上市首日基本上都达到了规定的最高涨幅,而遭到抑制的只是新股的交易量。

  原本火爆的新股沦为了崭新的“僵尸股”。

  出现这种情况是深沪交易所对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上市首日实行盘中临时停牌制度的必然结果。就深沪交易所当前采取的临时停牌制度来说,较以前的临时停牌制度有一个明显的进步,那就是以发行价为基准,对新股上市首日开盘价作出明确规定,规定开盘价涨幅不得超过发行价的20%,同时当天股价的最大涨幅不得超过开盘价的20%。

  如此一来,新股上市首日的最大涨幅就限制在了44%左右。过去新股上市首日出现的暴炒所引发的股价翻倍、翻几倍的情况就不会再出现。可以说,这是深沪交易所新的“限炒令”最成功之处,它抓住了抑制新股暴炒的“牛鼻子”。

  但在控制新股上市首日上涨幅度的同时,临时停牌制度又明显带来了较大的负面影响。比如深市临时停牌制度规定,盘中成交价较当日开盘价首次上涨或下跌达到或超过10%的,临时停牌时间为1小时;盘中成交价较当日开盘价首次上涨或下跌达到或超过20%的,临时停牌至14︰57。

  如此一来,这就很容易导致中小盘股在上市首日的“五笔交易”现象出现。第一笔是9:25出现的涨幅为20%的开盘价价格;第二笔是9:30出现的较开盘价上涨10%的盘中成交价格;第三笔是10:30出现的较开盘价上涨20%的盘中成交价格;第四笔是14︰57出现的较开盘价上涨20%的盘中成交价格;第五笔是15:00出现的收盘价,这个价格与第四笔的成交价相同的概率居多。

  除了这五笔成交之外,其他时间基本处于临时停牌状态,宛如“僵尸”一般。新股在上市首日也因此变成了崭新的“僵尸股”,全天只有上述五次心跳。

  这种情况的出现恐怕是当初深沪交易所所不曾预计到的,“僵尸股”显然不是深沪交易所的初衷。而这个问题的出现又是深沪交易所临时停牌制度的必然结果。毕竟A股市场是一个投机盛行的市场,而市场投机力量对炒新又情有独钟。因此,当这种炒新热情与临时停牌制度碰撞在一起的时候,新股自然就会遭遇“秒停”的命运,立马晕倒过去,成为“僵尸”。

  因此,“僵尸股”的出现所反映出来的,是深沪交易所对新股炒作的过份干预。实际上,深沪交易所如果不采取这种停牌措施的话,那么这种“僵尸股”显然就不会出现了。哪怕就是用涨停板制度来代替临时停牌制度,至少愿意卖出股票的投资者可以在上市首日卖出股票,不会出现在临时停牌制度下,投资者要卖股票都卖不出现象的出现。

  当然,作为管理层来说,抑制新股暴炒的一番苦心是不难理解的。但在管理层高举“市场化改革”大旗的背景下,管理层对新股上市首日的干预还是越少越好。

一方面在A股市场投机盛行的情况下,要想让新股成为乖孩子这本身就是异想天开的事情,新股炒作要走向理性,首先是股市本身要走向成熟,投资者要走向成熟。

  另一方面即便是在美国股市、香港股市,新股炒作同样也是不可避免的,某些新股上市首日出现股价翻番的情况也比较常见。

  也正因如此,A股市场要完全抑制新股炒作这是不可能的。在这个问题上,不妨对新股炒作采取包容的态度。至少在目前情况下,在控制开盘价格、首日最大涨跌幅的情况下,没有必要再长时间停牌,把原本交投活跃的新股一棍子打死,打成股市里的“僵尸”。这种做法不仅不利于抵制新股炒作,相反还助长了新股炒作,可以说是事与愿违 。 

相关热词搜索:新股 “僵尸股”

上一篇:信托到期高峰年:创业板逆市恐将不复存在
下一篇:男子炒股亏10万 起诉北京证监局被驳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