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基金动态 > 正文

老太诉财政部:不管我们困难户 却去支持朝鲜
2013-10-24 10:10:42

2002年到2008年9月搬走前,王秀英家停了6年的电。这6年里,她们用蜡烛照明,夏天用井水降温,冬天用煤炉取暖。王凤仙数了一下,这6年里她们每天平均用掉5根蜡烛,为省钱,她学会了用烛油和灯芯做蜡烛。

熬到2008年,王秀英和李学惠的母亲决定去天安门拉横幅抗议。那时,王秀英的左眼瞎了,右眼只有0 .01的视力,得慢慢挪着走。李学惠的母亲比王秀英年长5岁,但腿上有劲,让儿女把她们送到附近,两个80岁上下的老太太就这样互相扶着往前挪。

6月头上,她们拎着铁皮桶在中南海西门外放了次鞭炮。“头一回去,手抖脚抖没敢放,隔天去才敢点上”,王秀英说,她记得那一小串手臂长的炮,放在铁皮桶里,比设想的声音要大得多,“砰、砰”两声后,紧接着一声巨响,从西门里跑出一群武警,说她们使用爆炸物。“那是花炮,”王秀英说。和前几次去天安门打横幅一样,她们在派出所待了一会儿,就被警察送回了家。

但是2008年8月中旬,两个老太太被劳教了。北京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发出了劳动教养决定书:说她们在2008年3月到6月间,为解决拆迁住房问题,在中南海、天安门地区打横幅、点鞭炮,严重扰乱“重点地区”的公共秩序,决定劳教一年。(南都曾作深度报道《年近八旬被劳教》)

她们的小平房外面被装上了摄像头,警察24小时守着。两个老太太年纪太大,劳教委员会又判她们所外执行。“也就是出门买菜,警察就关照不能走太远,没啥,”王秀英说。媒体一家接着一家出现在小平房的院子里,12天后,北京劳教委撤回了这个劳动教养决定。

“创新上访”有记者想拍照,王凤仙就把专为诉讼做的海报和标语翻出来,让老太太举着

“来了18家媒体!”李学惠说。2008年9月,王秀英和李学惠家一起搬了出来,他们以为:这么多媒体关注,房子的事该解决了。但李学惠因为上访在2009年4月被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逮捕,3个月后,在警方的调解下,李学惠在看守所里和开发商达成了协议。开发商在北京西五环这边的苹果园为他购买了一套两居室,为他的母亲购买了一套一居室。

“看守所里达成的协议,我怎么能认?”李学惠说,“如果这是12年之前给我们的,我们会感谢开发商,但这么久过去,我们上访,居无定所,受了那么多苦怎么算。”他被放出来的第三天,妻子就和他离了婚。

自从搬出来到现在,5年内王秀英搬了4次家,房租从1500元涨到了3

相关热词搜索:老太 起诉 财政部

上一篇:首批基金三季报披露 布局改革甄选成长
下一篇:商务部闭门会预警外贸保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