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基金动态 > 正文

老太诉财政部:不管我们困难户 却去支持朝鲜
2013-10-24 10:10:42

决定。在终审判决出来的两个月之前,她们住了50多年的两间小平房就在法院的监督下被强制拆迁。

那是立秋后第三天,2001年8月10日,晴天,太阳毒辣,原宣武区的法院、公安、拆迁办公室、街道办事处来了一群工作人员,带着抓斗车聚集在王秀英家门前,法官宣布强制执行后,工作人员帮王秀英把家里的东西一件件搬上车,女儿王凤仙陪着母亲,没敢让哥哥和妹妹来现场,“怕打起来”。搬完最后一件,车才开出去几米,她们回头就看见抓斗车的铁爪往屋顶上挠去。

周转房下一场雨,王秀英的房间能连漏3天

这辆车往南开了十公里,将她们送往开发商提供的周转房———位于北京南三环分钟寺一间楼村的几排简易水泥平房。开发商给王秀英和王凤仙一人一间房,每间十几平方米大小,像开门窗的正方形盒子。据目测,屋顶和墙体就一层砖那么厚,厨房在房间外面。

刚来时,平房前的野草高过王秀英的脑袋,她在野草上搭一块布,以免看着心里慌。原来住的天桥可是热闹地方,“拉洋片的,唱小曲儿的,说相声的”,王秀英回忆,1956年,她从河北保定乡下来投奔在北京打工的丈夫,就在天桥这租了两间小平房,一住快50年,拉扯大一儿两女,从20多岁的姑娘变成老太太。从没想到70岁之后,要生活在这地方。

一起搬来的,还有天桥地区其他11户“钉子户”,李学惠和他80多岁的母亲就是其中一户。周转房的工程质量让居民们担忧,下一场雨,王秀英的房间能连漏3天。2002年5月8日开始,周转房断电了。居民们去宣武区政府、北京市政府上访后均被告知,停电是因为她们欠交电费所致。王凤仙说:停电,只是为了逼我们尽快和天桥公司达成协议。

2003年2月,这些拆迁户都收到天桥危改办发给他们的一份通知,告诉他们从2002年9月开始,天桥地区被拆迁居民已陆续回迁原地,如果逾期未达成安置方案,以现金方式给补偿,王秀英将得到13万余元,并且这笔钱已经转给了周转房所在的分钟寺物业管理办公室。

“没有这个地方!”王凤仙说,她们向中纪委信访申请帮助寻找这笔钱的去向,中纪委口头答复她们:不存在分钟寺物业管理办公室这地。到2006年,王秀英失望了:“上访没用。”至今,仍有两户拆迁户继续住在这里。一户人家的房顶和墙壁黑得见不着原来的白漆,屋主说:“下雨漏的”,这么多年没人再来找他们谈过补偿的事。

劳教12天后,北京劳教委撤回了对两个老太太的劳教决定

相关热词搜索:老太 起诉 财政部

上一篇:首批基金三季报披露 布局改革甄选成长
下一篇:商务部闭门会预警外贸保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