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彩活动 > 正文

地方版“4万亿” 燃烧的RMB
2012-09-29 06:33:37

编辑导读:社会经济的发展有其自身的规律性,经济危机也是一种对经济政策错误的修正。当全球经济危机爆发的时候,中国用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来行政干预经济,看上去经济危机对中国没有造成太大影响,其实就如同一个快死的人,你给他打强心针。中国经济的问题其实并没有解决,只是被推迟了爆发时间。4万亿强心针的刺激作用正在快速消退,经济不景气依旧。4万亿的经济刺激计划说到底就是一个错误!而无知愚蠢的地方政府却将其奉为治病良药!错误得不到修正,一味拖延、掩盖,最终还是要爆发的,拖得越久爆发的威力就越大。

 

地方版万亿投资正愈演愈烈

9月24日,四川省又公布了高达3.67万亿元的重大投资项目规划,至此《中国经营报》记者据公开资料统计后发现,近三个月内,全国11个省市地方政府出台的投资规划总额就已高达20万亿元。

地方政府“稳增长”心情迫切。但事实上,如今地方财政正普遍吃紧,指望中央如2008年般再次启动“4万亿”财政支持也不现实。那么动辄数万亿的投资,钱从哪里来?

“这说明,如何拉动经济增长——中国经济的惯有思维依然是靠大项目的投资拉动。”四川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郭正模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经济增速下滑压力不减,如何保持经济的“稳增长”?对此,地方政府都使出同样的“杀手锏”——万亿投资计划。今年三季度以来,国家发改委密集批复了5万亿的投资项目。从中央的决策来看,对很多大项目均放宽了投资,地方政府也恰好希望利用这一时机,争取多上项目。

对于四川的3.67万亿元大投资,四川省也给出了同样的缘由。

而相对东部发达地区的经济减速,中西部地区的经济增速之所以高企,主要仍就在于高投资拉动。国家发改委在9月24日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8月,中西部地区固定资产投资分别增长25.3%和23.8%,增速均高于全国。

财政吃紧

稳增长“药方”已经开出,那么各地地方政府又能给出多少实际的财政支持呢?

“现在各个地方财政压力很大,从融资能力上看,地方债务高企已经限制了地方政府大规模投资。”广发证券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分析师陈果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以贵州省出台的3万亿元投资规划来分析,地方政府雄心勃勃的大规模投资计划或许并不现实。

陈果告诉记者一组数据:2011年贵州省财政总收入预计为2367.17亿元,未来5年平均增速大约为45%,财政支出增速的过去5年均值为25%。假设贵州的3万亿元投资项目在前两年规模最大,且前两年分别为7500亿元(否则对经济拉动的作用有限),后三年分别再投资5000亿元。

陈果表示,在不考虑贵州地方初始债务、仅以2012年为初始投资期的情况下,且给予贵州50%的财政支出节流,此次3万亿元的刺激计划前两年,将给贵州新增1万亿元的债务,这就需要通过融资弥补财政赤字。而贵州省2011年的GDP总共为5700亿元,债务占全年GDP的比重接近1.8倍!

上述的计算方法对于四川的3.67万亿投资,依然适用。鉴于大规模投资可能带来的财政压力,四川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郭正模也表示出了同样的担忧。

“就像菜馆事先印好的菜单一样,四川省只是公布了这样的一个投资计划,但如果要所有的‘菜’ 真正都在2013年上完,恐怕并不现实。”郭正模认为,现在万亿投资实际很大程度上并没有下游的消费需求支持,这也将会导致钢铁、水泥等行业的产能过剩问题愈发严重。郭正模称,由于地方财政压力巨大,本次四川公布的3.67万亿元投资,如果能够按期完成1/2、甚至1/3的规模,就已经“非常不错了”。

9月13日,在银川举行的中阿经贸论坛上,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表示,在目前经济压力下行之下,多个地方短期出台的“稳增长”措施,将需要地方性融资发挥作用,地方的隐性负债必然会出现上涨。虽然地方政府目前还不太可能成为“小希腊”,但是地方债务偏高问题依然不可掉以轻心。目前,中国已经积累了10.7万亿元的地方债存量,而上半年中国GDP增长率为7.8%,所以债务存量也要控制低于7%的增长率,这样地方债务问题的风险才不会扩大。

“中央的态度是,对于年度8000亿元的财政赤字不做调整。”贾康认为,近期发改委密集批复了多个地方的投资项目,但中央已经不会再向地方提供财力支持,这就需要地方政府找到融资手段来加快投资项目建设。 

锁定民资

2008年11月发布的“4万亿”财政刺激政策,主要是由中央政府主导,中央承担1.18万亿元,另外的3万亿元主要依靠银行融资。

如今,地方版“4万亿”又一次接踵而来。但摆在眼前的问题是,在目前地方财政极度吃紧的情况下,动辄万亿的大规模投资,钱从哪里来?于是地方政府都将眼光投向了民间资本。

“我们坚持‘非禁即入’的原则,公布的投资项目都欢迎和鼓励民间资本进入,政府也将为民间资本投资提供服务和指导。”四川省发改委主任唐利民称,希望民间投资参与到交通运输、水利、电力、石油天然气、电信、土地整治和矿产资源勘探开发、社会福利事业以及文化、旅游等领域。

同样9月26日,陕西省召开了“民企进陕发展推进大会”,以万通控股董事长、北京陕西企业商会会长冯仑,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为代表的600多家民营企业,共与陕西省各市区签约646个项目,投资总额高达5604亿元。

对于地方政府的主动示好,陕西籍企业负责人张晓华(化名)有着深切感触。他表示,企业最看重的依然是回报收益。目前经济环境不好,大多数民间资本都希望能在本行业稳扎稳打,所以对于地方政府推介的很多项目,即使有资金实力也不会贸然进入。另一方面,虽然今年国家已经公布了多个行业鼓励民间资本进入的“新36条”细则,但是“细则不细”也成为普遍困扰,民营资本要想进入金融、能源、电信、铁路等垄断领域仍无比困难。

“相对于国企央企,由于此前没有相关经营经验和资源,政商关系也很难维护。”张晓华表示,现在民企最希望的是完善民资进入的法律法规政策,让民企享受同样的国民待遇,得到公平的竞争环境,避免像山西私有煤矿最终都被“收编国有”的结果。

“民间资本的确有进行投资的意愿和实力。”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顾问保育钧表示,目前中国民营企业已经有7000万家,注册资本达到了28万亿元。据统计,中国民间可用于投资的财富有60万亿元,可以进行规模为600万元以上的投资资金超过27万亿元。

但保育钧认为,如果民间资本参与积极性不高,这场地方政府筹划的万亿投资盛宴,最终将很难得到有效实施。

 

 

 

 

相关热词搜索:政府 脑残 白痴 烧钱 腐败

上一篇:泰州特色信用卡
下一篇:清晨排排队,“黄昏”来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