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彩活动 > 正文

美国前财长保尔森的危机平衡术
2011-08-11 22:40:30

   他是人们眼中的强势人物,为了挽救美国的金融体系,在一场至关重要的银行不良资产救助法案(TARP)议会表决之前,向众议院女议长、民主党人佩罗西单膝下跪。

  他是人们眼中的强势人物:做高盛CEO时,他让公司持续了130年的合伙人制成为历史,做美国财政部长时,在他的推动下,号称华盛顿最具势力的两大街头霸王房利美和房地美迅速被政府接管,从而避免了更大的金融灾难。

  用他自己的话形容,“没人会说我是一个温文尔雅的人,我总以一副咄咄逼人的架势面对别人,告诉他们我认为一个问题应该怎样去解决。”

  但就是这样的一个强势人物,在这场金融危机发生后,为了挽救美国的金融体系,在一场至关重要的银行不良资产救助法案(T A R P)议会表决之前,向众议院女议长、民主党人佩罗西单膝下跪。

  这就是美国前财政部长亨利·保尔森(Henry Paulson),无论用何种方法,似乎永远能找到解决问题的途径。

  4月5日,在北京东方君悦酒店,当保尔森向我们走来,我们发现这个身材高大的前财长,并不擅长于社交,也不是那么夸夸其谈,甚至说话稍有些结巴。

  不过,保尔森自有他的处世哲学与平衡技巧,这也使得他在金融界、政界和环保界转换角色时显得游刃有余。

  2009年初,保尔森卸下了美国财长的职务。虽然不再愿意对中美汇率发表评论,但他依然和中国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他告诉《英才》记者,在中国,在金融改革和管理上,他很羡慕和崇拜的人是朱镕基。

  “过去的长时间里,我很关注中国的经济系统。现在不做财长了,我更关注能源与环境问题,我觉得这些对中国、美国人民,以及世界人民都有好处。”华尔街大营救曾经在高盛工作了32年的保尔森早已体会到一个事情,即一家金融机构要死的时候,他们会死得非常快。

  保尔森喜欢动物,尤其是处于食物链高端的动物。他举例说,工人们带着动物进入矿坑,如果有毒气体存在,动物会先死亡而矿工有逃生的机会。所以,如果食物链顶端的生物不能生存,这个生态系统和整个环境都是不健康的。

  从高盛C EO到美国财长的位置,保尔森将二者比喻为处于“一个健康的生态系统”。

  但这样的一个生态系统在过去的数年中却问题不断。2006年,保尔森入主财政部,之后不久他就发现,金融系统渗透进了一种巨大的杠杆和巨大的风险,而“我们”(金融界)就是始作俑者。

  是的,保尔森来自华尔街。当被问到在这场惊心动魄的危机中,他过去的那些经验与能力起到了作用,使得美国的金融体系免于崩溃的危险时,保尔森告诉《英才》记者,三样东西帮助了他,他提到的第一条就是自己的金融知识,以及其他所有运作金融市场的人。

  早在2007年的次贷危机发生前,保尔森已经敏锐地觉察出金融系统爆发危机的可能,他会和布什等政府高层解释对冲是如何运作的,信用违约掉期(cDS)等衍生品在怎样快速增长,希望政府做好防火和灭火的准备。虽然事后他承认,当时并未预估到是由房市和房贷中的问题引发这场危机,并且对它的规模和影响之大没有心理准备。

  而在危机发生之前,保尔森已经做了一年时间的财政部长,这让他与布什总统、美联储主席伯南克以及议会等都建立了一种信任关系;自己敢于决定,能够果断拍板的个性,这是保尔森眼中另外两个重要条件。

  在房地产和房利美,贝尔斯登、雷曼兄弟等投资银行纷纷出现危机的时候,并不是想出解决办法就可以了,还需要与时间赛跑,在最短的时间内摆平各方的利益关系,并在各种政策的夹缝间寻找突破口。就像保尔森的新书中文版《峭壁边缘》中所说,“这种风格对我管理企业行之有效,但我发现,在华盛顿做一个决策要复杂得多,也难得多,特别是在国会山。”

  保尔森曾经说,年轻人成功的最大障碍是恐惧。在高盛cEo位置上时,他因为对失败、未知事物的恐惧一度拒绝了财长的职务。但他告诉我们,让自己最为印象深刻的,还是在知道英国监管当局没有通过巴克莱银行收购雷曼的方案后,想到会因此引发的连锁反应,以及可能出现的不可控的局面时,他感到万分恐惧。

  在36小时内,保尔森为随时可能崩盘的贝尔斯登找到了摩根大通这个买家,却最终无法避免雷曼兄弟破产的命运,这也对美国的金融系统产生了严重的打击。

  不过,曾经在高盛工作了32年的保尔森早已体会到一个事情,即一家金融机构要死的时候,他们会死得非常快。

  回想整个营救过程,保尔森依然认为,自己的团队尽了最大的努力,在当时的政策限定下,雷曼兄弟的倒台可能无法避免。2008年9月,雷曼兄弟提出了美国历史上最大的破产申请,这个破产带来的正面影响是在紧接着的10月,美国财政部启动了银行不良资产救助法案(TARP)计划,希望通过购买银行不良资产以使信贷市场恢复正常运转。

  在投行的工作经历让保尔森深知其运作的机制,而财长的位置让他更清晰地看到了对投行的监管漏洞和风险管控的缺失。在投资银行与商业银行的界限逐渐模糊,通过并购产生了一个个的金融服务集团后,相关机构却没有适时调整其监管结构。

  “这是一项很有挑战性的工作,每次通过挑战我会变得更强壮,我很高兴不用再做一次(财长),但我觉得我做出了正面的影响。”保尔森如此评价在金融危机中自己的财长工作。

  就在保尔森此次对华访问后不久,2010年4月16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向联邦法院提起民事诉讼,指控高盛集团在金融产品问题上涉嫌欺诈,造成投资者损失超过10亿美元。这一消息导致当天高盛股票大跌13%,金融股全线下跌,道琼斯工业重挫145点。

  在保尔森离开美国财长位置一年后,美国的金融机构、监管部门等这个生态系统依然在寻找一种新的平衡方式。

  一个环保主义者“我不在意你有多聪明,有多少好主意,如果你不能劝服他人,你不会成功。”保尔森说他的工作方式是团队合作。

  “成功的事业是平衡的事业。”保尔森总是这样告诉别人。他觉得一个人除了规划自己的职业生涯外,还需要花同

  样的功夫去管理自己的私人时间,因为“无论什么情况下,只知道埋头傻干的人不会获得成功。”

  不要以为保尔森就喜欢与数字打交道,在任高盛cEo期间,保尔森就已参与世界上最大的非盈利环保组织——大自然保护协会(TNc)。

  这与他从小的经历有关,在农场长大,对所有种类的动物都很感兴趣,喜欢哺乳动物对蛇类尤其痴迷。上大学之前,保尔森的理想一直是当个森林巡逻员,而他的太太温迪同样是一个环保主义者,甚至更早就成为TNc董事会成员。

  保尔森参与TNc的第一个项目即与亚洲有关。由于当时亚洲还没有一个包含很多高端商务人士的非盈利环保组织,他参与创立了TNc亚太理事会。

  在保尔森看来,从投行学到的一些技巧,比如劝说他人,与别人共同工作,完成项目的能力,募集资金等,这些都对保护环境有帮助。无论是投行、政府还是环保,看似不相关的三种工作,最大的共同点就是都需要劝说与合作的能力。

  “我不在意你有多聪明,有多少好主意,如果你不能劝服他人,你不会成功。”保尔森说他的工作方式是团队合作。

  让更多的商界人士加入TNc,关注环保,这曾是保尔森的一大任务。虽然早已不记得劝说了多少位商界精英,向他们推广环保工作,但让保尔森引以为豪的是,说服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加入理事会工作一年,和自己一起成为联席主席。

  在劝说他人的过程中,保尔森学到的一点经验是:不能对别人有偏见,觉得他们对环保没有兴趣,其实只要方法得当,他们会感兴趣的。

  现在,离开财长的职位,保尔森依然在全世界各地像越南、美国、加拿大,参与和能源、环保相关的工作,甚至还参与到那些能让环境变得更好的新科技中去。

  “事实上我正在思考如何更好的分配时间,花在保护公园、制定环保政策以及拯救环境的科技的进展。”保尔森说。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陈志远:从洗碗工到商城之王
下一篇:财政部原副部长朱志刚受贿被判无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