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彩活动 > 正文

新地王戴志康:我像鳄鱼
2011-08-11 22:40:02

    100亿富人证大董事长戴志康:“我像鳄鱼,该有动静时就噗咚一下”

  一边是北京的央企凶猛,另一边的上海,今年2月一家名为证大集团的民企经历重重审核和PK后赢得地王,拿下外滩国际金融服务中心(8-1)地块。

  1995年“3.27”国债事件完成原始积累,之后在资本市场风生水起,99年高潮时全身退出股市转战房地产开发。有人称他为行业的路标。“戴志康在哪里,那个行业必火。”

  他用8年时间将自己的财富由0变为10个亿,再用6年时间将财富由10个亿增至100个亿。

  为什么是戴志康?

  这个从血雨腥风的资本市场到房地产市场鏖战的企业家,厉害之处在于牛市时攫取暴利,全身而退,宏观调控之时,又跑马圈地转型地产。

  “五道口”出身的他对于宏观政策具有极其敏锐的把握,于是有人称他为行业的路标,“戴志康转向哪里,那个行业必火”。

  他用8年时间将自己的财富由0变为10个亿,再用6年时间将财富由10个亿增至100个亿,当年媒体追问他财富积累之道时,他只轻描淡写的一句“这个时代也在加速度”。

  靠开发商没指望

  现在的社会人心浮动,完全放开对欲望的追求,从此进入一个贪婪、恐惧、疯狂的旋涡,这些欲望被释放出来,经济学家是熨不平的。

  3月13日某银行针对其理财客户的一次大型论坛上,低调的戴志康露了面。身着暗灰色亚麻布中式唐装的戴志康,个头不高,行如太极宗师般飘逸,“虽然我外表看起来安静平和,但实际上生活在极大的压力和不平衡之中”。

  论坛有三位嘉宾,前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后是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钱文忠,身为地产商的戴志康则被夹在中间,做了回“夹心饼干”。长约45分钟的主题演讲半途中,戴志康突然说:“我是不是很难控制,又扯远了”,他的调侃惹得台下一阵哄笑。

  如果将一位经济学者、一位历史学者的演讲风格比作是言论式的,那么戴志康漫不经心式经验和心得式的演讲则更像是散文,“形散神不散”。

  当日论坛主题是“经济的健康与平衡”,戴志康从地产讲到内心,无一不是在说竞争如何导致经济和人体的不健康与不平衡。

  “刘翔和姚明体育明星应该是最健康的人,却总是在动手术,姚明刚好,刘翔又手术了,刘翔好了,姚明又动手术了,老是不健康,处于不平衡中。真正要平衡,两个人不要跑那么快,每天起床到世纪公园散散步就好了。”

  戴志康平静地用其幽默的比喻感染台下听众,而他真正要说的其实是经济,“现在的社会人心浮动,完全放开对欲望的追求,从此进入一个贪婪、恐惧、疯狂的旋涡,这些欲望被释放出来,经济学家是熨不平的。我的工作中会常常看股票、图表,我也常常会有冲动,这些冲动靠宏观政策熨不平,到青海湖边我师傅那儿我的心就平了”。

  作为地产商,戴志康指出,在这个全民经商的年代,最优秀的商人都是国营企业、地方政府的头,“在许多地方,市委书记是董事长,市长就是总经理,他们深刻了解市场经济规律,比我们更勤奋努力,跟我们相比,实力一点也不弱,凭什么会把好的机会让给我们呢?”

  他认为降低房价之道在于政府控制房价,政府直接造房子例如青年公寓来满足年轻人的需求,让开发商做具有艺术和文化附加值的产品满足更高的需求,“要让人人有房住,靠开发商没有指望”。

  从海南炒地到上海造房

  你看到鳄鱼平时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很文静,但等它有了动静的时候,噗咚一下然后又没动静。

  戴志康发家之地是海南,上世纪90年代初海南的经济热潮远甚于今,那是海南建省以来的第一次热潮,“淹死”了不少精英,却也称得上是房地产的“黄埔军校”,冯仑、潘石屹、任志强等,都曾经在1990年代初的海南做过房地产。

  戴志康这个“五道口”出来的年轻人在经历了内外资银行历练几年后,已经开始独当一面,他创立海南富岛基金,成为中国最早的私募基金,这个28岁的年轻人一举募得6000万资金。

  然而,1993年的一次宏观调控打碎了海南房地产和股票泡沫,也打碎了无数人的富豪梦,在这场危机中,由于杠杆放大,戴志康不仅输掉了这6000万,还自己赔了几百万。

  与大多数人藏一部分财产换个地方不同的是,戴志康当时却对自己说:“我不相信说我以后没有钱花,先藏点起来。在二十几岁,三十几岁最怕的是没事干了,所以一定要翻身”。

  其原始积累于1995年的327国债事件,管金生做空头,而戴志康做多头,于是一个人倒下,千万个站起来,戴志康在一刻钟时间赚得600万。

  后来不仅还清债务,还逐渐积累了一笔财富。

  戴志康沉得住气,耐得住寂寞,在低谷处愿意耐心守候。1996年其靠挖掘苏常柴、四川长虹等股票,集中投资后脱手使其在股市获得巨大收益。当年他动用资金购买市场上80%的苏常柴股票,一直无法解套,直到1996年春节过后,这只股票领涨,不断吐货的戴志康从中赚到一个多亿。

  戴志康曾将自己比作鳄鱼,“你看到鳄鱼平时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很文静,但等它有了动静的时候,噗咚一下然后又没动静”。

  当年离开海南后,戴志康在杭州成立了房地产开发公司,这算是戴初次涉足房地产业,因为当年在海南岛虽涉足房地产但只不过扮演一个“倒爷”的角色。

  勾勒戴志康的财富地图,发现从血雨腥风的资本市场到房地产市场,真正的转折点正在1999年。

  1999年戴志康从海南转向上海,从资本市场转向房地产,在浦东低价拿到了可以开发10年的土地,其中包括地处陆家嘴腰腹位置的联洋社区项目。对于浦东房地产的“先下手为强”使得戴志康的财富在日后的年份里获得了加速度的成长。

  2000年10月戴志康在证大房地产工作会议上曾对员工说:“我做下去的概念和你们做下去的概念是不一样的。我做,那就是5-10年里十倍百倍成长,否则,对我来讲就不叫做了”。

  根据胡润百富榜统计数据以及其他资料分析得出,2002年,戴志康300万元购得恺撒的大拇指雕像,并将上海浦东联洋社区商业广场命名为大拇指广场,这一年资产10亿;2003年,戴志康出资1.5亿全面收购上海世纪,这一年资产15亿;2004年,上海世纪易名为上海证大,资产17亿;2006年,资产28亿;2007年房地产市场和股票市场大热,戴志康一举升至百亿身家,位于胡润房地产富豪榜第28名,以100亿身家与陈天桥家族和李宁并列第65位。

  10年后再看戴志康当初所说的话,可以看出其眼光之长远和准确。

  低调富豪的蛰伏与爆发

  戴志康曾说“我不想做昙花一现的人”,显然他明白枪打出头鸟的道理,藏富乃长富之道,故他只每隔几月接受一次集体采访,此外很少在媒体上抛头露面。

  除了他叫戴志康,江苏海门人,苦孩子出身、17岁上大学,“五道口”成长,在银行、券商、私募、房地产界等各种领域摸爬滚打外,在媒体上读到关于他的文章可以解读出来的永远都是低调、神秘、有思想,这是他刻意塑造的公共形象,还是真正如此呢?

  这个地产商的真实面目到底是什么样,与被媒体妖魔化的地产界“犀利哥”任志强比起来,这些标签式的形容词或许会是另一种误读。

  如此单一的解读说明很少有人真正了解这位大佬脑袋里想的是什么。

  与任志强、王石、潘石屹等不同的是,这位海派地产商平素低调,即便身家早已过百亿,却也少为人所知。

  在房地产商日益成为民众炮轰之标的时,低调作风却让其少为声名所累,即便上月他以92亿拿下上海地王,他的知名度仍然是圈里热圈外冷。

  曾经一次采访中,戴志康说“我不想做昙花一现的人”,显然他明白枪打出头鸟的道理,藏富乃长富之道,故他只每隔几月接受一次集体采访,此外很少在媒体上抛头露面。

  上海一位长期报道房地产业的记者对他的唯一印象就是“低调”,但是另一方面,但凡戴志康露面,话语间无不流露出睿智,话不多,却是字字珠玑,看穿市场也看穿人生之真谛。

  戴志康思维极其缜密,他是地产商中少有的高学历,1987年毕业于有中国金融黄埔军校之称的中国人民银行总行金融研究所,俗称“五道口”,此外他还曾在复旦读过两年哲学。

  金融业出身的戴志康显然深谙资本之道,13日演讲中他说“市场是资本利益的代表,一个人赢,就表示有9个人输,或者99个人输,这就是资本市场的丛林法则。市场的结果一定是两极分化,而不是人人都有机会,市场不是田园牧歌。”

  戴志康擅长于在低点处发掘价值,在高点处及时全身而退。当年戴志康挖掘的股票苏常柴、四川长虹再到浦东房地产都是处于估值洼地时被挖掘,如1998年初,戴志康开始集中精力以上海人的经济文化为背景研究浦东的土地。

  戴志康将这些归结于自己“五道口”的经历,使其对于宏观经济把握敏锐,善于把握宏观大势适时出击。

  另一方面,从戴志康交际半径足以看出,其深谙中国政商之道,与其合作共事的不少人有着政府背景。

  后来与戴志康经常一同在收藏或者艺术展中露脸的卫平,曾任上海浦东新区房地产协会副秘书长,1999年卫平始任任联洋集团总经理,其运作联洋新社区尚处于起步阶段,目标是在浦东建一个拥有三个古北面积的国际化社区。

  当时由于其地理位置稍偏,并不被业内人士看好。2000年4月,卫平一个电话找到戴志康,向他推荐芳甸路东面最好的一块地,戴志康立马拍板要这个项目,不到一个月证大购置浦东新区联洋R地块。

  如今,2月1日拿下外滩黄金地块之后仅仅四天,证大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上海证大(00755.HK)就发布董事委任和调任通知,其中被任命为董事会副主席的王辅仁曾任河北省廊坊市人民政府市长,后官至农业部办公厅常务副主任兼国家农业部新闻发言人。

  此外,据公告显示,2009年4月29日戴志康已辞去上海证大董事会主席之职,曾任上实地产集团董事长的马成梁获委任为执行董事兼主席,而上实地产所属的上实集团正是上海市政府全资拥有的综合性企业集团。

  “形成十倍百倍增长的可能性在哪里?主要看外部环境。一个企业家再能干,他不能像邓小平、毛泽东那样,能改天换地。企业家的能耐在于研究、看清大势,然后确立发展战略并组织和调动资源去实现企业的目标。”戴志康曾在公司大会上说。

  为什么是戴志康?

  有学者称这块外滩地王的溢价率并不高,有业内人士称“戴志康捡了个大钱包”。

  今年2月1日,历时1天的评标加16轮现场竞价后,当证大拿下外滩那块地的时候,现场的记者还是颇有些惊诧。

  该地块位于“百年外滩”的末端——中山东二路东门路,东面紧临黄浦江边的十六铺水上旅游中心,北侧将面临1.18万平方米的公共绿地(地下市正在实施建设的外滩公共嘉彤枢纽),与环球金融中心、金茂大厦隔江相望。

  这不仅是一个绝版地段,发展前景也是俱佳,复星系的复地也看好这块地块,另一方面的原因在于该地块背靠豫园,与复星集团控股的豫园商城可以相互依托。

  然而投标价93.01亿元的复地竞买体最后因为此次竞买的评分标准未过线与新黄浦共同提前淘汰出局。

  在复地之前,李嘉诚的新鸿基、和记黄埔等20多家开发商都试图竞标,但因为未能通过有效申请而被拦在门外。

  证大最后拿下这块黄金地块,上海首次采用“勾地”制来竞标土地的措施不得不说立下汗马功劳。这块地王是上海采用“勾地”模式出让的第一幅土地。

  所谓沟地制本是香港政府为了保证土地不被贱卖而制定的政策,由政府根据市场情况,对纳入“招拍挂”出让计划的土地预先向社会公布出让方案,由购买者提出意愿申请并报价,如果申请人资格符合条件且其所提出报价符合政府与预期,政府再以招拍挂方式公开出让该宗土地,然而上海去年推出外滩地块之际,正是上海甚至全国房地产近乎疯狂之时,此举被业内解读为给房地产市场降温的一种尝试。

  有学者称这块外滩地王的溢价率并不高,有业内人士称“戴志康捡了个大钱包”。

  另一方面,也有学者称证大置业具有商业地产成功运作经验或许也是其竞拍成功的一个砝码。

  此举后,在香港上市的上海证大股价一片飘红,但是不同于股价上的追捧,国际评级机构穆迪和标普却不解风情,出于对上海证大当前的财务状况的担忧,先后给与降级预警。

  上海证大2009年中期报告显示,公司资产净值总额仅30亿元,期末现金及现金等值项目为4.34亿元。此外,公司2009年上半年营业额为8.48亿元,尚不到购地价格的十分之一。

  有市场人士对此表示,凭借公司自身的财务状况无法负担高额地价。筹集资金是公司的当务之急。

  一个有趣的事实是,在此次竞拍不到一个月前,1月8日,复地集团公告称其旗下全资附属公司以每股0.31港元认购上海证大房地产有限公司15.5亿股配售新股,完成本次交易后,复地集团所持上海证大股份将升至19.68%。

  于是有媒体称这次是戴志康、郭广昌“携手夺标”。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赵毅:从商人到收藏家
下一篇:宗庆后:淡然面对福布斯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