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彩活动 > 正文

赵毅:从商人到收藏家
2011-08-11 22:40:02

    十六年前,他是中国京剧院演员,服装店与玩具店老板和背负60万元房贷的房奴;现在,他是百合影帝,也是玉器、紫砂壶和古典家具收藏家。

  Tips:赵毅小档案

  姓名:赵毅

  别名:文赵毅

  生日:12月8日

  星座:射手座

  出生地:北京

  毕业院校:中国戏曲学院

  这是北京CBD附近的一个咖啡馆,赵毅身陷在暗棕色沙发里,低头时,鸭舌帽淹没了半张脸。顺着楼梯铺到二楼的阳光在他身后变成了一张明亮的帷幕,被不时走上来的客人晃动得忽明忽暗,窗外是让他欢喜忧愁和渴望未知的花花世界。

  “生意场其实是一个比较赤裸裸的战场,你要非常警惕地做每一个决定,穿着西装、满世界走,我觉得累,不符合我的性格,我还是喜欢那种有浪漫主义色彩的职业。”赵毅忍不住笑了,用手压了压帽檐,点上一支烟,这是他每次说到激动时刻的习惯性动作。

  从京剧演员到影视演员

  赵毅在小学四年级开始纠结的疑问,在他从中国戏曲学院毕业后的第一次登台演出时找到了答案。

  “我四年级的时候,突然听说了一种说法,叫‘振兴京剧’,我很奇怪,为什么要‘振兴京剧’?我们从小开始上戏曲学校的目的就是等待辉煌啊?”

  出了校门以后,赵毅首次登台演出的是传统京剧《孙悟空大闹天宫》,为此,在前一夜他激动得几乎彻夜未眠。第二天,等他扮好上台之后傻眼了。台上70个演员,一个武生演员把宝剑扔到天上转了三圈,最后宝剑从背后落到鞘里;另一个演员从四张桌子上翻下来,转了三个圈,穿着厚靴,匝着一身靠,还拎着两把大锤,转了三圈落到地上就开唱,一边唱一边打;亮晶晶的枪满天飞,最高纪录天上飞了八根枪,全都抓住了,没有一点失误。这时候他在台下的17个观众那里听到了稀稀拉拉的掌声,“还不知道谁买票了谁没买票。”赵毅无奈地又笑了,“我的心里很不舒服。”

  三代梨园之子,爷爷曾经和梅兰芳一起出国演出,父亲是北京京剧院的著名演员,赵毅小时候看着一波波的同学因为不堪痛苦跳墙逃跑,自己从排斥丑角到以演丑角为傲……这个时候,他梦寐以求的京剧舞台以一种复杂的心情接纳了他。

  之后,赵毅一次意外的膝盖受伤,消磨了他对这个舞台的最后一点牵绊,“高难度的武打动作已经做不了了,前途也不是很光明,后来就接触了一些影视方面的朋友,开始拍电影。”

  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拍摄《牛子厚与富连成》,“很偶然的机会,我去演了,没想到上手很快。第一天有点生,第二天就适应了,第三天就开始有创意了,到了第四天在现场就开始有气氛有掌声了,也有人开始对我问寒问暖了。”赵毅把这归结为自己丑角的功劳,“在所有京剧演员中,丑角演员最靠近影视演员。”

  之后他开始了自己的影视生涯,“我二十二岁那个时候,是张丰毅、陈宝国的时代,往那一站,要么演一小太监、店小二或者什么人的小弟。”于是每天他骑着自行车“找活干”,“我接的戏都是因为别人临时来不了,或者确实不合适。比如一个月只拍三天,这三天还不连着拍,你要去无锡,反过头来再去趟贵州,最后一场戏到冬天,还要赶雪,再去趟东北,一共给你300块钱行吗?肯定是没人来演。你来吗?我就去,那没有办法。”就这样,他一点点证明自己,别人开始了解他,“但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这个圈子说小也小,说大也挺大,别人很难了解你。”

  之后他出演了《大宅门》,“一部好戏,在签合同的时候你的手就会发抖,当时我就知道,这个戏一定会有一个疯狂的高潮。”之后,赵毅开始被更多的导演发现,从配角演到了主角,并凭借《走四方》摘得“百合奖”影帝。

  商人变房奴

  1994年,赵毅刚刚毕业就开始了自己的经商生涯,他瞄准了当时前景光明的玩具和服装市场,赚了一笔钱。“后来有了钱又做了一个别的生意,赔的精光净,觉得没本了,还是回去做演员吧。”

  一段时间之后赵毅买了一套房子,差60万。“房贷压得我喘不过气来。”赶上他的脚骨折,本来定好的戏演不了,拿不到片酬付不了贷款,赵毅决定退掉房子,还计划用订金做一点其他的小生意。“我那个时候不知道自己以后还能不能拍戏,但是有一点我得知,开始交的那20万订金不能退。”赵毅觉得晴天霹雳来了。

  他的一个朋友二话没说给了他60万:“赵毅,这钱等你什么时候有了再还。”接连赵毅几部戏的合同都拿给他的朋友看,“每次签完约我都去找他,我说你看,我现在即将拍摄一个电视剧,片酬多少,我两个月回来,大概能挣多少钱。我留多少钱过生活。剩下的钱我给你。”他的朋友说没必要,我也不在乎这60万,你什么时候宽裕什么时候给我。赵毅说:“那不行,做人得应该是这样。”那是他那两年时间最苦恼的事。

  “于是我拼命地接戏,拍戏,也在其中得到了锻炼。”他经常劝慰自己说:“赵毅,没有完美的剧本,也没有完美的剧组,只要在有限的条件下发挥出自己的最好水平就可以了。”这样,他开始从一个只追求角色的演员,变成了一个有“艺术追求”的演员。他觉得这是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等到生活没有什么问题之后,就开始想,别人演得那么好,你老演这个也没多大意思。应该等待,拍一个好一点的。最起码应该产生价值,应该有一点成就感,然后慢慢又去想怎么才能演好,去上上学,看书、看碟、慢慢在质上有追求。”

  收藏:不沾书画和瓷器

  对于赵毅来说,收藏,沾上了就再也甩不掉。

  赵毅觉得,他自己不大具备收藏需要的几个条件。“需要时间、需要知识、需要钱。”他说,“搞收藏的人一定要看真东西,跟人交流,然后要无孔不入地去参加各种各样的拍卖会、展览,要无孔不入地去结识这个圈子里各式各样的朋友,得到知识,这是我很难做到的。我更看重的是它们的文化感,也就是为什么它那么值钱。”

  赵毅收藏时有一个原则,就是不沾书画和瓷器,他觉得这些东西太深了。“我认识几个陶瓷方面的专家,写了很多书,也在瀚海、嘉德都当过鉴定。玩青花瓷的,你要是给他汝窑、耀州窑,他会拒绝给你看。他会给你介绍一个朋友,他怕走眼。其实他是把生命浸泡在这里面,也许夜里都会起来翻翻书的人,他都不会去跳过一个青花去看别的瓷。所以我不沾,我欣赏、交流,你要让我掏钱买我不买。”

  100多把紫砂壶

  赵毅曾经收了100多把紫砂壶,“朋友来家里,很多都送给他们了,最后只剩了四十几把精品壶。”

  在他看来,收藏紫砂壶的风险相对比较小,“最起码这个做壶的人还能站在你面前,拿着他做的那把壶,应该说假不到哪去。”除了能够保真,赵毅喜欢紫砂壶本身饱含的中国传统文化和散发出来的美。

  “当一把紫砂壶摆在你面前的时候,没有花纹,光光的,这怎么能拿国际金奖。因为中国几千年的文化精华在里面,有几何美学。壶嘴的角度,流线,它的光泽……当你端详它的时候会越来越激动。如果你不懂美学,它可能一文不值,但是如果你懂美学,就这一把壶,往那一放,就镇住你。”

  藏玉未必非古不可

  和田玉、翡翠、田黄……赵毅都喜欢。

  喜欢这些也是因为至少能保真,“和田玉,很简单,料对就行。你也别说红山文化,别说汉朝,就是昨天刚从河坝里挖出来,红皮白瓤,里边多少克,这个东西拿下,错不了。当然这个东西也有假的,但是辨别门槛相对要低。”赵毅觉得,玉石未必非古不可,只要是真品,就有收藏价值。“书画这个东西,一张纸上面染点色,成本可低啊,上面写‘启功’两个字,这事就大了。这要是走了眼,这事就深了。”

  清代家具,买老不买新

  赵毅很少收明代家具,“太少了”。

  在顺义,赵毅朋友的工厂里,陈列着他这几年精心收藏的九把太师椅,一张八仙桌、几个麻将台,一个小茶几,一共十几件。其中大多数是黄花梨、铁梨木和红酸枝,还有紫檀。而这些都是清代老家具,赵毅说出了这个行业都知道的奇怪现象:“新的反而比老的贵。”

  他最喜欢的是一把清代黄花梨太师椅,“02年在广西拍戏的时候收的,当时很少有人知道这些东西,收的时候才几千块钱,大理石面,爆浆很好,雕花、雕龙的。”赵毅说,买这些东西都是缘分。

  聊天室:对话赵毅

  《小康·财智》:W 赵毅 :Z

  W:您在和电视剧《蜗居》里海藻的扮演者李念拍摄电影版“蜗居”《房不胜防》?是怎么和这个戏结缘的?

  Z:对,《房不胜防》。当初找我的时候有个三十集电视连续剧要在横店拍摄,我推了,接了这个戏。当时导演在和新影厂领导高军看这个戏的时候非常慎重,找我看剧本到签合同考虑了很长时间。那个时候我一直在等待,等到最后还是达成了共识。这个戏之前,导演跟我见了四次,我把自己的一些意见告诉了导演,甚至每一句台词的想法。每次都从头到尾跟他倾诉一遍,一共四次。所以,一方面角色确实合适,另一方面可能也有感动的成分吧,就这样结缘了。

  W:得了百合影帝感受如何?

  Z:当然会感觉很好,但是这个不敢多想,想太多了,人就会有变化。一年到头就这几个奖、就这几个男主演,今年有你,明年没有你这都很正常。你就把现在的活干好了,至于后面就撒手闭眼,想太多没用。认认真真地拍戏,总结经验,至于奖,想太多没太大意思,想多了就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

  W:做演员对于您来说难吗?

  Z:我每天都觉得难。以前是谋生困难,朝不保夕,困难,有恐惧感。现在片约不断,我也想突破,想想今年拍了几个有含金量的戏,明年怎么办,以后怎么办?会有压力,其实也有恐惧感。原来站在边上想当主演,现在主演是当了,演得出彩就是必须的了。我得想这些问题,不然人就漂了,人无压力轻飘飘嘛。

  W:从一个京剧演员过渡到影视演员,经历了龙套和小角色,接着受到观众的认可,后来又拿了奖,一路走来应该算很成功了,您觉得做到这些最主要的是什么原因呢?

  Z:我一直说演员分三块。第一块是你的专业水准,这里面分两块,一方面是长相,你张什么样很重要,还有你的表演是不是有魅力。第二是你的人缘,你敬业,与人相处很真诚,朋友多,大家跟你气场合,大家就愿意跟你合作,即使没什么事的时候他也会叫你出来吃饭聊天,这个很重要。还有就是运气,机遇,有些人没有天分、也没有系统学习过表演,甚至没接触过电视圈子,但是他接了一部好戏,也许第一部就是影帝、影后。这三方面都很重要,如果有一块,你能在电影圈吃饭;如果有两块,你就能不错了,如果有三块儿的话,你一定大红大紫,是一定的,拦都拦不住。

  W:这三块您觉得自己占几块?

  Z:这三块,我觉得,我运气不错,人缘儿也还行,演技是要慢慢提高,现在我觉得需要再提高的有很多。

  W:您对现在的生活满意吗?

  Z:不满意,主要是让自己满意的戏不多。

  W:您圈外的朋友非常多?

  Z:生活中我愿意跟外行来往,我能得到很多不知道的知识。比如画家,对构图、色彩、美学,有他独到的见解,另外,鉴赏一幅画,他的画法为什么好。再比如书法家,他谈字,为什么王羲之的字好?《兰亭序》我第一次看觉得太烂了。歪歪扭扭、涂涂抹抹,王羲之写错了,他就涂。他喝多了,但是写《兰亭序》的王羲之是中国行草狂人,为什么唐太宗死的时候要抱着《兰亭序》入葬?《兰亭序》能影响到现在?当你知道这是为什么的时候,你的心就会疯狂地跳。你会感受到博大,这些快乐,是圈子里的人不能给我的。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马化腾创业前炒股:从10万炒到70万
下一篇:新地王戴志康:我像鳄鱼